AHEC携手《Wallpaper*》呈现“Discovered”项目 打造孕育新生代设计人才的平台

品牌新闻  2021-04-16

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AHEC)联合《Wallpaper*》,与伦敦设计博物馆展开合作,共同推出“Discovered”项目,旨在支持和推广来自16个国家的20位新生代设计师们的作品。这些设计师经《Wallpaper*》年度毕业生设计榜单和AHEC自有渠道精心挑选而出,与设计导师和AHEC全球生产合作伙伴一起,运用所提供的三种可持续阔叶木打造新作品。

“Discovered”项目的设计诉求

此次设计命题对设计师们提出的挑战是运用美国红橡木、枫木(硬枫和软枫)和樱桃木,创作一件反映新冠疫情下他们的经历的作品。设计师们可以展开自由想象,结合他们生活和工作的经历,创作一件兼具功能性和情感性的日常物品。

本次项目所呈现的作品是可用于家庭、户外或公共场所的特别款功能摆设及不同规格的家具。它们凸显了新冠致使的隔离如何激发设计师的个性和创意之旅,并启发人们去重新思考未来的家庭和公共空间。

设计师们基于触觉、沉思和力量这些主题去展开思考。通过自己的作品,他们探索自身和文化背景,或让家人一起参与到设计中。灵感来源于平凡的经历和日常生活,表达了他们在隔离期间,渴望与大自然和户外亲密接触,渴望与公众和亲友的联系的感受。

该项目的进展将通过专属网站discovered.global予以记录,并通过《Wallpaper*》宣传渠道进行推广。最终作品将于2021年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展出。

在整个项目中,设计师们得到了《Wallpaper*》杂志主编Sarah Douglas、AHEC欧洲总监David Venables和AHEC非洲、中东、印度和大洋洲区域总监Rod Wiles,以及包括Tomoko Azumi、Maria Jeglinska、Nathan Yong和Adam Markowitz在内的全球设计师团队的大力支持和指导。

《Wallpaper*》杂志主编Sarah Douglas说道:“这是新生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支持的时刻,为此我们很荣幸与AHEC合作推出‘Discovered’项目,以确保这些明日设计师们拥有他们应有的平台。”

“我们一直在讨论为什么要在产品设计中更多地使用木材,为什么必须扩大树种的使用范围,以保证天然森林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我们将关注点聚焦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新生代设计师身上,给予他们闪耀的机会。

AHEC东南亚和大中华区处长陈席镇说道,“来自16个国家的20位才华横溢的创意人才,有着广泛的学科、背景和文化,为当今世界的年轻设计师提供了真正的全球视角。我们给他们上好的阔叶木(樱桃木、硬枫木、软枫木和红橡木),由知名设计师提供指导,并让他们接触精致工艺,从而给他们创造一种独特的体验。我真心希望这能激发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我们很高兴能选拔出来自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设计师,这表明了我们这里有着杰出的创意设计人才。”

陈处长表示:“在此,祝贺《Wallpaper*》主编Sarah Douglas、AHEC欧洲处长David Venables和AHEC非洲、中东、印度和大洋洲区域处长Rod Wiles;以及包括Tomoko Azumi, Maria Jeglinska, Nathan Yong和AdamMarkovitz,这群设计师们在这个最具挑战性的时期完成了Discovered项目。同时,我要向20位设计师表示祝贺,这群年轻的大使们已经成功地将可持续、美丽的美国阔叶木的信息传达并分享给世界各地的室内设计师和家具设计师。与伦敦设计博物馆,以及《Wallpaper*》的联手,将使这次合作成为难忘的回忆。”


认识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

 Doris Wang –中国

《曲水流觞》

使用木材:美国硬枫木

隔离期间人们往往无法进行的传统仪式,改成在家里操办。基于这样的特别需求,就要有一件既能适应狭小空间,又能起到同样效果的家具摆件。Doris想要创造一款“曲水流觞”习俗的替代品。这是一种中国古代民间的饮茶习俗:人们坐在河道两边,一个杯子沿着溪流漂浮。杯子停在谁的面前,谁就要喝下这杯茶。Doris设计了一张紧凑的茶桌来实现这个功能,她的灵感来自于客家的圆形房屋,受这个建筑的启发,她设计了一个弯曲的桌子,其储物空间隐藏在桌腿中,中央有一条缝隙可放置托盘和杯子。

image001.png




Tan Wei Xiang –新加坡

《回忆柜》

使用木材:美国软枫木、硬枫木和红橡木

为了寻找与亲人的密切联系(而非虚拟电话),Tan借助纪念品来消除思念之情。她设计的柜子可以视作一种拥有、保存和尊重我们所珍视物品的方式,其形状灵感来自新加坡建筑工地常见的、用于保护不受外界影响的棱纹锌板。Tan重新塑造了它们,做成高而瘦的柜子外壳,并嵌入弯曲的搁板,在柜子内部放置一面高抛光黄铜圆镜,模仿地平线上太阳落山的景致。

image002.jpg




Huyen Trang Thi Nguyen –越南

《屋顶凳子》

使用木材:美国樱桃木、红橡木和硬枫木

Nguyen为了这次创作,研究了传统的越南房屋瓦顶结构,通过复制瓦片重叠的样式,创作出一套可堆叠的凳子系列,并隐藏了下方的连接结构。其简约凳子的设计灵感来自越南传统寺庙的建筑和服装,并采用对比鲜明的木材制成链接处的铆钉。当凳子堆叠在一起时,这些铆钉会被覆盖住,使用时才会显露出来。Nguyen观察到,在越南人们喜欢花更多的时间在家招待朋友,所以她的设计是想在房间周围多备些座位,在使用和不使用的时候兼有美观的造型。

image003.png



Nong Chotipatoomwan –泰国

《思想泡泡》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对旅行和社交互动的怀旧情绪激发了Chotipatoomwan的创意思维。身体的转变被不断变化的意识形态所取代,身体和心灵与居家空间融合在一起。设计师看重以放松为主的家具,加上前后摇摆脚落地的坐姿,成就了她的摇椅设计。这款摇椅起到了放松和重复性运动的兼容效果,以增强人们的专注力。

image004.png




Mew Mungnatee –泰国

《角落灯》

使用木材:美国软枫木和樱桃木

Mungnatee的设计灵感来自泰国宝塔,这些宝塔错综复杂的表面由技艺高超的泰国工匠使用历经200年历史的手工技艺制成。设计师对周围物体的情感反应表现在形式、光和影之间的关系中,并通过几何学来探索这种联系。这款灯的设计基于灯泡投射出的阴影,得益于一个以木条和凹角组成的复杂网格结构。

image005.png




Duncan Young –澳大利亚

《同类》

使用木材:美国硬枫木

Young关注木材的材质,以及它们如何帮助人们在家中与大自然更亲近。他说:“对于那些生活在人口密集的城市环境中的人来说,隔离限制了人们对户外空间的生理需求,从而影响了我们的身心力量。”他看重自然对身心健康积极影响的研究分析,并因此创建了一个新奇的现代橱柜,作为大自然的符号,让用户在家里与自然世界互动。这是一个以精巧的细木工艺制成的摩尔纹的坚固支架结构(灵感来自具有历史象征意义的剧院),简单的底座制造出走进林中空地的效果。

image006.png




Vivienne Wong –澳大利亚

《luxta Me咖啡桌》

使用木材:美国樱桃木

舞者出身的设计师Vivienne将非语言交流作为她作品的出发点,运用自己的思考和知识来完成这项任务。她说:“我想把我之前对人类如何与他人建立联系和沟通的理解做个诠释。”她希望创造出一件能够增强人们力量、亲密感和联系的作品。隐形的边界和通过光线产生的纹理形成了该作品的基础,造就了这个具有连锁呼应形式的咖啡桌,其中功能性细木工也成为了作品的装饰图案。她的作品名称为“luxta Me”(在拉丁语中是“靠近我”的意思),代表了对人们对人际关系和亲密关系的渴望。

image007.png


Sizar Alexis –瑞典埃斯基尔斯蒂纳

《拉姆》

使用木材:美国樱桃木

Alexis经历过20世纪80年代的伊拉克战争,他把自己的家想象成了一个地堡,能在疫情期间保护家人和新出生的儿子。鉴于他和小儿子有相似的童年经历,他的雕塑作品以斯塔克(starck)整体和静态造型来表现。受到地堡结构的启发,这一厚重的设计体融合了存储柜和长凳的功能。

image008.jpg




Isabelle Baudraz –瑞士

《存在》

使用木材:美国樱桃木

Baudraz通过她的三件作品重新建立触觉和情感的联系,用于对抗孤独感。她的灵感来源于将自然运动和形式带入家庭,创造了一系列可以触摸和互动的物品。她的作品包括一个悬浮式移动装置,一个想象着可以站立在桌子上的平衡物体,以及能悬挂物件的壁挂式装置。受到自然形状的启发,这些模块化物品是日常生活的小伙伴,与生活空间重新连接,摆脱了孤立的感觉。

image009.png


Mac Collins –英国

《同意》

使用木材:美国白橡木和红橡木

尽管在过去的一年中“隔离”一词似乎带有一些消极的含义,但对于Collins来说,这个词却有积极的一面。他说:“对我来说,这个词一直有着满足、平静、沉思以及从繁琐的社交惯例中抽离的浪漫含义。”在他独处的时候,书籍成了他珍贵的伴侣,激发他创建出一个能进行思考和阅读的空间。他设计的双扶手躺椅(搭配一个书架)让坐着的人远离日常生活,只专注于一件事情。

image010.png



Siyanda Mazibuko –南非

《Kumsuka——空间的进化》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Mazibuko作品的灵感来自于Isicolo,一款代表多个非洲部落文化的发型,以及Indlamu,一种祖鲁部落在庆祝仪式上跳的舞蹈。他将这些视觉参照物与互动主题、人类行为以及在人们生活中的设计角色结合起来。他说:“与他人打交道是人类的内在特质。”他将此作为自己设计的理由,为公共空间设计了一个模块化、分层的座椅。他采用一种实用的方法,强调以人体工程学和功能性来创造由互锁的木条制成的长凳。

image011.jpg


Josh Krute –芬兰

《图腾》

使用木材:美国硬枫木

受芬兰图腾(Toteemi在芬兰语中是“图腾”的意思)的启发,Krute设计了一款多功能的存储装置。随着在家中的空间被工作用品占据时,Krute设想了一系列可堆叠的收纳盒来存放它们和小物品,而其他组件则包括边桌、托盘或凳子。这一模块化装置着眼于木头的质感、鸟巢形态和小型结构,Krute将这些精简为紧凑实用的设计。他说:“‘图腾’为我们如何在同一环境中生活和工作提供了解决方案。”

image012.jpg



Kodai Iwamoto –日本《Pari Pari》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Iwamoto为了他的作品,对传统日本技艺进行了研究,如Uzukuri(通过擦洗赋予木材纹理),Chouna(用细缝钉凿开表面)和Wariita(用日本果皮将木材去皮)。为此,设计师开始直接在木材上试验,剥去原木的表皮层,然后制成一个新的单板。这些不完美的纹理面板成为设计探索的起点,设计师用一个圆桌形状,以微妙的材料为基础,创造出古老树干的效果。

image013.jpg




Pascal Hien –德国

《小辣椒01》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疫情让人们有了一个暂停和反思的时间,我们变得更为关注自己们与周围的环境。”Hien说道。他设计的这个多功能凳子,是设计师在变化和不确定性时期反思的结果,去学习适应和调整自己过去快节奏的生活。凳子代表了这种千变万化的生活:“你可以以各种方式适应它,没有正面和背面,没有对或错。”凳子成了家里的帮手,或是一个休息的地方。在疫情期间,当Hien和他的家人一起生活时,他让家人们参与了对这件作品的测试,这是第一次让家人成为他设计工作的一部分。

image014.png




Alessandra Fumagalli Romario –意大利

《书房2.0》

使用木材:美国樱桃木

在广泛使用视频会议和社交平台的生活中,Fumagalli Romario观察了人们精心布置的背景空间,这让她开始思考“物品作为我们自身延伸的重要性:一方面,产生了许多界限;另一方面,界限消失,私人生活和公众活动可融为一体”。她把背景空间比作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中的小画室,也比作摆满古董的陈列柜。受此启发,她创造了一个实物背景,一个能够通过展示或隐藏物品来表现自我的柜子。她的设计采用木材表达内涵,兼具有实用性和美学效果。

image015.png




Taiho Shin –韩国

《Ikare》

使用木材:美国枫木

在被隔离的这段时间里,Shin意识到“物体可以在不寻常的情况下帮助人们增强适应能力”,这一想法是他作品的基础。在“宜家效应”(消费者对自己创造的产品给予更高的价值)的指导思想下,他想到了一种半成品设计,用户可以将部分家具进行组装,以加强与家具间的互动。他创作了一张小桌子,通过巧妙而简单的连接方式(无需胶水)进行组合,可变成一个堆叠式的货架装置,结构灵活,适用于不同的空间。

image016.png




Mimi Shodeinde –英国

《霍华德的书桌》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软枫木

Shodeinde认为,疫情的世界充满了新鲜感:新的危险、新的互动、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她说:“为这种新模式设计家具时,我们应该倾向于熟悉、舒适的东西,我们应该寻求自由、关联、稳定和强度。”这些特质都体现在她的设计中:一张坚实的书桌,其轻巧的形状与木材严谨的结构和重量形成鲜明的对比。设计师从英国雕塑家Barbara Hepworth的作品《Lina Bo Bardi》的现代主义建筑以及空气动力学(飞行员霍华德·休斯启发了作品的名称)中汲取了大量文化参考——蜿蜒的轮廓,既是对传统设计的挑战又不失安全感。

image017.png


Juan Franco and Juan Sierra –西班牙

《河边长椅》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在隔离过程中,物体会改变其功能和意义,并且发现我们自己正在空间中寻找新空间。Franco和Sierra的作品就是从这一探索开始的,他们研究了家具如何改变功能,以及适应性如何至关重要(无论在疫情期间还是在现代生活中)。受适应性设计(例如哥伦比亚民宅)的启发,他们在中央缝隙中增加了靠背和托盘等配件,创造了一个适合不同需求的长凳。这样,长凳成为一个多功能空间,可适用于家庭、办公或公共环境。

image018.jpg


Ivana Taylor –澳大利亚

《重新装裱》

使用木材:美国枫木、樱桃木和红橡木

Taylor对自己的孤独经历作了长时间的反思,最终激发她改变了她的设计和制作。对于这个项目,她的目标“设计一个沉思的雕塑,能引发对包括隔离在内的任何体验的多层次的本质思考”。她研究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是以不同比例取景的方法,最终设计出由一系列小雕刻制成的雕塑,这些雕刻经过分层加工构成了“雕刻的光圈”。

image019.jpg




Martin Thübeck –瑞典《Rå》

使用木材:美国红橡木

当Thübeck和年幼的孩子们一起在家隔离期间,他从孩子们天生适应环境去玩耍的方式中找到了灵感,挑战了对家具的传统使用方式——“限制变成了可能性”,他如是说道。在研究了传统家具和游乐场设备之后,他设计出这款作品,其构造借鉴了瑞典传统的手工艺,并且可以通过上下翻转变成椅子或滑梯。他说“这件作品是共存的象征,转动它的动作就像在两个空间或状态之间切换”,好比室内与室外、静态与运动、成人与孩子视角这样的组合与对比。“我的意图并不是要完全组合这两个功能,而是想看看当它们彼此合为一体时会发生什么。”他解释道。

image020.jpg


编者语:

关于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

30多年来,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AHEC)始终站在国际木材推广的前沿,成功地将美国阔叶木打造成独具特色又富有创意的一张“名片”。 AHEC对伦敦设计节的Connected、Legacy和MultiPly等创意设计项目进行支持,展现美国阔叶木的可持续性和美学潜力。

AHEC率先为美国阔叶木建立了环境生命周期评估(LCA)模型,这个评估方法已被其他行业所采用。LCA评估用以评估一系列影响,包括天然能源需求(来自可再生和不可再生资源)、全球变暖潜能、酸化潜力、富营养化潜能,以及光化学臭氧产生潜能 

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东南亚及大中华区办事处于1992年在香港成立,负责美国阔叶木的市场推广工作。

更多详情,请浏览:

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网站:www.americanhardwood.org

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东南亚及大中华区办事处网站:www.ahec-china.org

微信公众号:美国阔叶木

欢迎光临香港家协俱乐部...